集運快 > 關注民生

百年風華 紅動膠東丨劉謙初:我把黨來比母親

2021-07-09 編輯: 宋倩

  

      “我現在臨死之時,謹向最親愛的母親和親愛的兄弟們告別,並向你緊握告別之手,望你不要為我悲傷,希你緊記住我的話。無論在任何條件下,都要好好愛護母親,孝敬母親,聽母親的話!”這是革命烈士劉謙初寫給妻子的絕筆信。在信中,他把黨比作最親愛的母親,飽含了對黨的無比眷戀和堅貞不渝的革命信念。

      少小胸懷報國心

      6月27日,記者來到曾任中共山東省委書記的劉謙初的家鄉——平度市田莊鎮,一座嶄新的劉謙初紅色文化園剛剛試開園。劉謙初故居和新建的劉謙初事蹟陳列館坐落其中。

      據紅色文化園工作人員介紹,劉謙初1897年出生,曾先後在家鄉的私塾、平度知務中學、平度師範學校讀書。1916年,袁世凱復闢帝制。劉謙初在知務中學學生會上發表演講,斥責袁世凱竊國殃民,並步岳飛《滿江紅》韻,填寫了一首討袁詞:“千年帝制已歸去,四億神州向共和。須警覺,有人開倒車,蹈覆轍。袁世凱,復帝制,新青年,舉干戈。”此詞在同學們中廣為流傳。同年2月,劉謙初祕密組織了13位同學步行到青島,加入討袁中華革命軍,被編入東北第三支隊炮兵團,後隨部隊攻陷濰縣和高密城。

      1922年9月,劉謙初開始了燕京大學三年的學習生活。在燕大,他接受並積極宣傳新文化新思想,併發起成立了《燕大週刊》,組織撰寫《中國國民性的觀察》《武力不能統一今日的中國》等一批膾炙人口的文章。劉謙初還與李大釗領導的學生組織建立了祕密聯繫,接受中共地下黨組織的領導。

      

劉謙初雕像。

      1925年燕大畢業後,劉謙初先後在鎮江潤州中學、嶺南大學任教。期間,他閲讀了《共產黨宣言》等革命書刊,創辦了《木瓜》《流螢》《傾益週刊》等刊物,熱切地嚮往革命。1926年12月15日,劉謙初再度投筆從戎,來到革命中心武昌,參加了國民革命軍第十一軍。

      1927年1月,30歲的劉謙初加入中國共產黨。

      忠勇為黨志不渝

      1927年2月,劉謙初受邀到黃埔軍校武漢分校演講,坐在台下的中共京山縣委副書記張文秋,被這位氣度非凡的年輕人深深吸引。後經惲代英介紹,兩人結為夫妻。

      婚後僅三天,夫妻倆就各奔東西。大革命失敗後,白色恐怖籠罩全國。劉謙初先後到江蘇、福建等地開展黨組織的恢復發展工作。1929年4月,劉謙初被派到山東。經周恩來安排,張文秋也由上海來到濟南。這是他們分別兩年後的第一次相聚。

      在白色恐怖下,夫妻倆並肩戰鬥。劉謙初以齊魯大學助教身份作掩護,迅速恢復了被破壞的黨組織,重建中共山東省委,並擔任省委書記兼宣傳部長。1929年7月,劉謙初參與領導發動了持續40多天的青島六大紗廠同盟大罷工,給反動當局以沉重打擊。

      由於叛徒告密,1929年7月2日,張文秋在濟南順貢街被特務逮捕。一個月後,劉謙初在明水車站被捕。敵人對劉謙初施以種種酷刑,但絲毫動搖不了他的意志。他還寫詩鼓勵妻子:“無事不必苦憂愁,應把真理細探求。只要武器握在手,可把細水變洪流。”

      被捕半年後,張文秋刑滿出獄。臨別前,面對已有7個月身孕的妻子,劉謙初説:“無論男女,都叫‘思齊’吧,齊魯自古英雄輩出,讓他記住父母戰鬥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1931年4月5日,在刑場上,劉謙初戴着沉重鐐銬,高唱《國際歌》,高呼“中國共產黨萬歲”等口號,慨然就義。

      革命薪火代代傳

      6月27日,平度市“心向黨·夢飛揚”打卡紅色地標活動在劉謙初紅色文化園啓動,創新使用“紅色護照”方式,抓好以青少年羣體為主的各類羣體黨史學習教育,賡續紅色血脈,傳承紅色基因。

      “持‘紅色護照’可免費打卡紅色地標,還設置了一至五等獎和紀念獎。”平度市黨史學習教育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説,平度市推出的打卡紅色地標活動,寓教於樂,讓青少年在聽、看、遊的過程中傳承革命精神。

      

平度市“心向黨·夢飛揚”打卡紅色地標活動在劉謙初紅色文化園啓動。

      據介紹,平度紅色歷史文化資源豐富,底藴深厚,共有14處愛國主義教育基地,其中,“紅色護照”收錄10處。

      近年來,平度市大力發展紅色教育及紅色旅遊事業,先後保護和開發了劉謙初故居、三合山戰役紀念館、大澤山抗日戰爭紀念館、“高平路上五虎將”抗日紀念館等多個革命歷史文化遺址,逐步形成了濃厚的紅色教育及紅色旅遊氛圍。

      目前,劉謙初紅色文化園、五虎將抗日紀念館等4處紅色旅遊點列入“山東省100條紅色旅遊線路”,大澤山抗日戰爭紀念館、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十二軍建軍舊址等4處紅色旅遊點被列入青島市建黨100週年紅色旅遊線路。(青島日報記者 馬曉婷 Hi威海客户端記者 沈道遠 文/圖)